财经资讯 !河南安监主官接连落马 出售监管权大肆受贿

财经资讯 2019-10-25139未知admin

  他们是河南南阳老乡,也是焦作矿业学院校友,都从煤炭工业系统发迹。一个曾为国内安监系统“明星”,主政河南安监系统八年;另一个是国内煤炭业风云人物,执掌河南鹤煤集团11年。

  二人最终都倒在河南省安监局领导岗位上。2010年5月12日,原河南省安监局局长李九成因受贿罪等,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几乎与此同时,2010年4月30日,原河南省安监局党组书记李永新被有关部门“”。

  在李永新被“”当晚,其曾主政的鹤煤公司门口,密集的鞭炮声响起,有群众打出“中原巨贪(鹤煤)李永新落网”的横幅。

  本刊记者获悉,李永新的问题主要是他在鹤煤十余年所积聚的贪腐问题和众亲信的劣迹。

  两人倒下的背后,是被他们搅动的河南煤炭工业的江湖。其中,有权力与资本的勾结,有安监失职后的监守自盗,也有煤企老总向安监官员的华丽转身。回顾“二李”仕途盛衰,如何重勘安监系统权力,如何建立监督制约机制,尤需深省。

  李九成与李永新

  1981年,两位南阳籍年轻人在焦作矿业学院的校园里擦肩而过:初中文化的普通青工李永新作为自学成才典型,由鹤壁矿务局推荐入焦作矿业学院脱产学习;同年12月,南阳内乡县人李九成从焦作矿业学院采煤系地下采煤专业学成毕业。

  1981年堪称二人的人生转折之年。当年底,25岁的李九成毕业分配到河南省煤矿厅工作,后又到郑煤集团所属裴沟煤矿挂职锻炼,从此深耕河南煤矿系统,再未离开。同年,26岁的李永新作为大一新生,就读于焦作矿业学院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1985年毕业后回鹤壁矿务局工作,迅即被提拔为鹤煤八矿的机电科副科长,从此一路平步青云。

  他们或许不知道,就在他们入校前几年,一位来自湖南郴州的工农兵大学生,也曾在焦作矿业学院测量专业学习达两年之久。日后,这名叫谢光祥的学员,担任了湖南省安监局局长,最终也在安监局长任上“落马”。2010年3月30日,他因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受审。

  焦作矿业学院培养的这批年轻精英,迎头赶上那个号召“领导干部知识化、年轻化”的年代。到1995年,李九成已是河南省煤炭工业厅分管全省煤炭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的副厅长,而李永新当年亦走马上任鹤壁矿务局副局长。

  此时的国内煤炭行业,还处于煤炭工业部的主导之下,安全监督与行业指导部门合二为一。随着新千年的到来,河南乃至全国煤炭行业,行业管理和安全监督领域,都在酝酿一场巨变。

  1999年12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煤矿安全监察管理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决定实行垂直管理的煤矿安全监察体制,设立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与国家煤炭工业局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原煤炭部直属的河北、河南等16个省级煤炭工业管理局,外加安徽、甘肃、宁夏三省区煤炭工业管理局,一同改组为煤矿安全监察局,作为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的直属机构。

  2000年5月25日,全国重点产煤省河南成立煤矿安全监察局,下设郑州、平顶山、鹤壁、洛阳、商丘五个办事处。44岁的李九成由原来的煤炭工业局副局长,转任新成立的煤监局局长。

  李九成接手的是一个正厅级单位,原来由劳动等部门负责的煤矿安全监察职能,此时均转由煤矿安全监察局承担。新单位获得的六大授权中,既包括“查处煤矿伤亡事故”,也包括“查处不符合安全生产标准的煤炭企业”。

  中国传统煤炭行业政企不分的局面也在此刻发生变化,公司制、股份制引入国有大型煤矿,行政色彩浓厚的鹤壁矿务局于1999年底改制为鹤壁煤业(集团)公司(下称鹤煤),原鹤壁市矿务局局长李永新出任董事长。

  至此,“二李”随着监管体制和企业制度的剧变,完成了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转型。2000年底,鹤煤控股的鹤煤股份公司成立,在众多领导的题词中,新走马上任的河南煤监局局长李九成应李永新之邀,为其题词“拼搏进取,勇创一流”。

  2002年,李九成出任河南安监局和煤监局“双料局长”,在此后安监系统领导视察鹤煤的记录中,常见李永新和陪同前来的李九成比肩合影。

  监管权被出售

  要洞悉河南安监尤其是煤监领域的奥妙,2005年是一个绝佳窗口。

  这一年的2月,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升格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同时单设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管理的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面对频发的矿难,国家层面开始强化安监、煤监系统的权力。

  很多人一度从李九成身上,看到了铁腕整治河南煤业乱局的希望。在2005年一次传达《国务院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的会议上,李九成突然抛开讲稿,情绪激动地警告全省煤矿主尤其是小煤矿主:“今后煤矿出了事,就是跑到天边,也要把你抓回来!”

  2005年10月3日4时45分,鹤煤下属的二矿发生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当班下井55人,升井21人,其中19人受伤、34人遇难。其中竟有父子2人、兄弟2人同时遇难。国家安监总局通报认为:该矿在通风瓦斯管理、生产管理、劳动组织管理、干部下井带班等方面存在严重漏洞和问题。

  由于遇难人数众多,国家层面曾一度迅速派出调查组进驻鹤煤进行调查,国务院调查组由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亲任组长,而代表河南省安监的李九成则是七个副组长之一。财经资讯但是,事后的追责却疲软无力。

  整个事故处置的公开报道中,并未见时任鹤煤董事长的李永新的身影。知情人士称,李永新在调查组进驻后,私下活动频繁,而他能够在事件追责中得以幸免,与李九成的交情发挥了重要作用。

  有遇难矿工家属向本刊记者介绍,事故发生后,遇难矿工遗体被强制火化,每户领到一次性补偿款21万元。他们对事故的追责十分不满:不仅作为鹤煤“一把手”的李永新未受任何追惩,二矿矿长也在被拘留半个月后即释放,虽被免去矿长职务,但随即又上调集团总部任职。

  有举报材料称,李九成在被“”后曾供述,在“10·3”矿难的处理阶段曾接受李永新200万元贿赂。本刊记者查证发现,这一情况在李九成案相关司法文书中并未提及,进一步情况还有待相关部门对李永新案的深入查证。

  2006年底,鹤煤“10·3”矿难调查结束,该矿难被认定是一起责任事故,最后处理结果为:两名工人—当班打眼员和炮眼验收员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其他22人获党纪、政纪处分。

  鹤煤在事故中责任被认定为“对干部职工安全生产教育不到位”。其中,鹤煤内地位次于董事长李永新的鹤煤总经理、党委郅公平,被认定“对事故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被给予行政警告处分。这是此次事故中被处理的最高级别官员。

  李九成案的判决材料显示,2005年之后,身负安全监察重任的李九成,曾多次在金钱驱使之下,对一些安全事故刻意淡化处理、在事故追责时为他人行以方便。

  2006年上半年,河南省原田发展集团大刘山煤业分公司西井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事故之初,矿方的通报伤亡情况为5死7伤。后续查处发现,此次事故至少造成10人死亡,18人受伤。矿方对该事故存在着重大瞒报嫌疑。此次事故处理中,该公司总经理马光跃受到李九成的“帮助”,在追责时得以从轻发落。后来,李九成得到了马光跃2万英镑的回报。

  2007年3月22日,河南省汝城市商酒务煤矿发生特大透水安全生产事故,造成15人死亡。事故发生后,该矿竟隐瞒不报,销毁入井记录、技术资料,阻止遇难人员家属举报,甚至有部分责任人员逃匿。而该矿所在的小屯镇刘东方和镇长张红伟,为逃避责任追究,筹集现金10万元,通过中间人行贿李九成。收下钱款的李九成遂在二人的处理中大开“绿灯”。

  李九成“落马”前后

  作为监管者的李九成出售监管权之路,终于缓步走到尽头。2007年12月,与李九成关系十分密切的河南磴槽集团董事长袁占国被河南省纪委调查。李九成知悉此事后,十分惶恐,准备出逃。

  据相关司法机关查证,2008年元旦前后,李九成以需要活动经费为由,让平顶山胜利煤矿矿主陈宏宇为其准备200万元现金,作为出逃费用。李九成特别叮嘱,该款要随时可以取用。

  后来,李九成放弃了出逃念头,开始全力准备应付接下来的调查。他让陈宏宇送来40万元现金到自己办公室,然后将此40万元交给安监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称这是此前自己收受的礼金,要求补上登记册,伪造成早已上交。

  2008年2月,李九成被“”。随着调查的推进,与李九成有关的部分权钱交易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此时,仍任职鹤煤董事长的李永新,因与李九成关系密切,也被相关部门传去接受问话,但调查当时并未见下文。

  据知情人士称,鹤煤矿难后的2005年到2007年里,财经资讯李九成还曾多次收受李永新贿赂的古董、字画,折合人民币高达120万元。不过,这些情况未获得李九成案相关司法材料的证实。

  尽管如此,李九成被查实的受贿情节已十分惊人。法院最后审理认定:李九成收受、索取现金、干股53次,共计1889.87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3万英镑、23万元人民币轿车一部。其中,李九成主动索贿就有22次之多,索贿所得金额达1696.87万元人民币。

  李九成的涉案金额,绝大部分来自于河南新磴集团董事长谢康兴送上的现金、干股以及红利。李九成为谢康兴提供的帮助,包括办理煤炭安全生产许可证、协调纠纷、资金保障等方面。

  李九成由此得到的“好处”颇丰:2003年7月和2006年6月,李九成先后两次向谢康兴索要现金150万元。1997年,李九成向谢康兴索要登封市煤炭发展有限公司的20%干股,干股价值480万元,并分得红利907.385531万元。2005年4月,李九成向谢康兴索要河南华电投资有限公司24%的干股,价值600万元。通过华电公司的投资,李九成间接持有谢康兴另一公司12%的股份,价值1200万元。

  河南省磴槽集团董事长袁占国亦与李九成案联系密切。法院审理认定,2000年至2007年,李九成索要、收受袁占国送上的现金共计117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李九成还收受了袁占国两处煤矿的干股,分别获红利27万元和14万元。

  由此,李九成在煤炭资源划拨、煤矿安全生产检查、协调煤炭资源等方面为袁占国提供了大量便利条件。

  如何监督监管者

  作为国家安监总局升格后的“第一要案”,李九成案暴露了安监要员位高权重却缺乏监督的现状。

  案发前,李九成担任河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兼河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这也是中国目前安监系统的真实侧影:在国家局层面,安监总局和煤监总局合署办公,煤监局长同时也是安监局的党组成员。而在地方上,两个单位则往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局长也常是“双料局长”。

  李九成治下的两个“监督管理局”,分工如下:河南煤矿安全监察局,负责对不符合安全生产标准的煤矿企业进行查处,依法组织或参与煤矿事故的调查处理,同时负责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的颁发管理。河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负责组织省政府特大事故调查处理和办理结案工作。

  换言之,前者在煤矿安全许可证发放上“一言九鼎”,后者则执掌着安全事故查处的“生杀大权”。

  安监系统内部人称“九成哥”的“双料局长”李九成,在手握上述两项大权后,并未“把持住”。李九成13项犯罪事实中,首先便是利用自己手头执掌的煤炭资源划拨、审批,以及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办理上的职权,为行贿人提供便利。

  2007年11月,郑州煤炭工业集团芦沟煤矿二五西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杨建民,为顺利办理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给李九成送上现金10万元。李九成收下并允诺在办理许可证时给以方便。随后,李九成签发了同意杨的煤矿报请国家煤矿安监局的文件。

  这并非孤例。李九成案判决书显示,在行贿李九成之后,平顶山胜利煤矿矿主陈宏宇、河南鑫祥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司国臣,都享受过李在煤矿安全生产许可证办理上的特别照顾。

  鉴于李九成案教训,2008年之后,河南安监系统的领导班子有意将职权分散,安监局局长和煤监局局长不再合一,安监局局长也不再兼任局党组书记。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这一调整,却给了李永新从国企老总转身为安监官员的契机。

  2008年3月28日,河南省政府发布公告,免去李九成职务, 河南省安监局局长一职由原河南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常务副局长张国辉接任。2008年7月11日,郑煤集团公司、董事长牛森营被任命为河南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党组书记。

  安监干部大调整的同时,河南煤炭工业领域开始了战略重组。2008年12月5日,经河南省委、省政府批准,鹤煤集团与永煤集团、焦煤集团、中原大化、财经资讯省煤气集团五家单位一起重组为河南煤业化工集团。

  重组后,原任中原煤化集团董事长、鹤煤集团董事长的李永新去职,在家赋闲近三个月。2009年3月,李永新被任命为河南省安监局副局长,并兼任党组书记。在鹤煤下属为他举行的送别晚宴上,有人听到李永新黯然神伤地说:“今天离开了鹤煤,我已做好‘进去’的准备。”

  在河南安监任上,李永新只待了短短一年。这期间,不断有人上告李在鹤煤期间的腐败问题,李永新在焦作矿业学院的两位校友—正厅级安监高官李九成和谢光祥,也分别于2009年12月11日和2010年3月30日,被押上法庭的被告席。

  2010年初,河南省纪委在接到大量群众举报后,开始调查李永新问题。李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是2010年4月26日:媒体记录了他冒雨在河南省济源市检查安监工作的身影。此后的4月30日上午8时,李永新在其河南安监局的办公室内,被纪委“”。

  十二天后,李九成受贿案在河南省商丘市一审宣判,李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九成辩护律师向本刊记者证实,李九成对于一审判决结果表示满意,决定不再上诉,一审判决随之生效。

  而李永新案,一切才刚刚开始。

Copyright © 2010-2020 今日鼎评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